欢迎您来到新开传奇最大网站!

同一个传奇,请务必保持联系!

时间:2018/12/25 20:46:56作者:就想游传奇

传奇私服里的徒弟出师了,依然双飞,这样不显得形单影只。坑总M我,看了,却没有回复。懒。抉择之地几个散人组团占据了一块地儿,路过惨被群殴。记住了几个名字,碰到落单的必定上毒伺候。道战配合挺舒服的,尤其单挑落单的道士和法师,十打九飞。

徒弟出师


有一些老掉牙的希望,想在这里说说。比如,我希望新开传奇私服的人气爆棚,希望众多的玩家能玩得开心愉快。

新开传奇


右回廊的幻影爆率低下,反倒是黑鄂蜘蛛会一不留神给人小惊喜。嗯,今儿爆得幽灵项链一条,因为是垃圾所以没有截图。


我曾说,我一活跃便是寂寞难耐了。这句话大抵只是一句笑谈,用来吸引关注的矫情之语。


就比如,这雨夜,打开窗户抬头望天,即使什么也看不到,深呼吸,那一刻总是可以很快安静下来。诗意的说就是,骨子里扎根的寂寞,柔软地生长开来。现在几乎不再去写东西了,也不敢再去翻看以前的日记,包括书信。很久以前,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过了梦的季节,只有寂寞,是时时属于自己的。


寂寞,是无时不在的——即便是身处人群,不管在哪儿,无论什么时间,它如影随形,提醒我我无所凭依,无所分享。文字和语言,有时并不能完整表达那些感觉和情绪。它们都是三棱刮刀,搁在心里,把你刺痛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承受着它们的伤害,欣赏着它们的毒液,寂寞的毒。日子像一棵繁茂的大树,烦恼忧愁,剪不断理还乱。那些与我一起长大的生命,都自己立在属于自己的枝丫。关于彼此的记忆,除了照片和文字,已经变得模糊,如风雨中的荷花,隐约翻转,只看得到一个模糊的印象。


看到一篇心灵鸡汤,上面说,“要善待那些能和你一起共享记忆的人”,“你的存在,有时并非属于你自己的。那些欢笑和眼泪,有一部分是寄存在别人那里的”。嗯。幸福彼此平行,而记忆是交叉的。唯分享,让生命得以精彩。


寂寞时时反顾,无意中翻看我的不老歌,几年前写给别人的文字,那些字句,已经隐隐有些陌生。它们把我带回幽深的记忆之林,那里,欲望昏黄,星火燎原,暗夜如歌。苍老的可耻,以及记忆的消退,终究是躲不过的。我有收藏旧物的坏习惯,但我知道保存不了整个回忆,整段人生。


太贪心了,从小我就是一个贪心的孩子,因为我要的,总是得不到。

曾想,把整个人生都放进文字里,不停地写,不停地让它们凝固下来。

只是,时光不由自主地前行,而寂寞时时反顾。总觉得丢了些什么,温暖?亦或某些触感?

右回廊


我不知道,也不再去想。骨骼开始变得迟钝,像缺了油的机械,行走坐卧如同一个木偶人。寂寞时,最宜读书。虽然这种行为在今天看来有些装逼。但是,喜欢呢。我懒,不想治疗,这不装逼就会死的病大概会伴随我一生。近来读徐志摩的传记,想这风流才子,随心任性,但是看人取物太过于率性,像个孩子。以致自己女人对他无心都看不出。当看到徐志摩苦苦哀求那个不爱她的“小眉”能依着自己,到北方陪他而来,而对方丝毫不为所动,我心中也不觉酸楚。女人若喜欢你,必定会将你放在自己心里最高最高的位置,但若有一天陡然转变,也就会将你摔到脚下,决然弃绝,无论如何呼唤,终归徒然。这些,不是情怀可以挽救的。


忙,玩传奇私服的时间少了。几日前M了下苏小小,依旧没有反馈。挺好。我们总是感叹别人怀里的姑娘是美好的,这不是变态,没有幻想的生活是可悲与不幸的。有人说我真是罗嗦,很多姑娘也不认为我是男人。这样喋喋不休。对不起,感觉不到倦意,我无处可去。世界很野,没人陪我玩。我酒醉。像只无人理睬的野狗。现在,我想留在留在云端留在大罐啤酒的泡沫上面,留在布满枫叶的山林小道深处匍匐自己的触角,写一些琐碎的词句,一些自己懂得的词句。


别笑我,我只是坚持认为,我们在同一个传奇游戏里,请务必保持联系!

传奇